(硬把罪加在同性戀身上)就像豬身上的翅膀 (Wings on a Pig)

by John Shore on June 26, 2012 in · 0 comments

The original, English-language version of this post is here.

(硬把罪加在同性戀身上)就像豬身上的翅膀

本文節錄自約翰和凱薩琳˙蕭,《不公平:為甚麼「基督徒」對同志的觀點行不通》(UNFAIR: Why the “Christian” View of Gays Doesn’t Work.),蒙允使用。

這些日子,每個「反對同性戀」(不管在怪獸的噴水孔之名底下究竟是何意思)的基督徒,提出的都是同樣的論點。這個論點,嗯,這個嘛,就直接看看從我今晨收到的電子郵件:

你會支持一個愛妻子、但被其他女人吸引的連續通姦者,因為這就是他,且他生來如此?那 麼一個就是無法自制的酒鬼呢,你會支持他因為酒精離開他的妻子?或者一個暴飲暴食者?一個極度驕傲的人?為什麼就只有同性戀拿到通行證,而其他罪沒有?一 個有同性戀慾望的人拒絕試探誘惑,正如同一個已婚男人拒絕繼續與其他女人外遇的試探誘惑──換言之,就是一個人與誘惑奮戰著不犯罪。我們可以對掙扎於同性 戀(或任何其他罪惡)的人說出的最有同情心的話,是持續抵抗試探誘惑,持續奮戰,不要屈服。你對抗試探,就是你身為基督徒的徽章。

嗯……謹此申明,我沒有捏造這個東西。

我說「這些日子」,意指典型的基督徒反同性戀的論點已有所改變。這個論點以往是,「同性戀真的只是搞得一團糟的異性戀者。他們應該讓耶穌把他們扭曲之處弄直(make them straight,也是把同性戀變異性戀的雙關語),然後他們就可以停止同性戀行為,也不會下地獄了。」

時下,基督徒的重覆唱詞不再是「停止當同性戀」,如今是「停止同性戀行為」。他們放棄試著爭辯同性戀可以改變他們的性傾向:基督徒的「矯正同性戀」(Fix-a-Gay)和「不再是同性戀」(Homo No’ Mo!)計劃的徹底失敗,更不用提整個領域的事例和經驗證據,都讓基督徒沒有選擇。

所以他們改變手法。現在他們的論點是,一個同性戀掙扎於同性戀行為的試探,無異於任何人掙扎於抗拒罪惡的試探。

基督徒好愛這個新論點。我不只曾聽過這個說法,我聽過上萬次了。你在一個睡著的基督徒耳朵裡輕聲說「同性戀」,他們會開始在睡夢中說出「就像是任何其他的罪惡誘惑。我們都是罪人。必須抵抗。」的機率很高。

在說這些之前讓你的腦子睡著,也是說出這些話最好的方式。因為這些話只對腦死的人有意義,訴諸話語就太蠢笨了。

但,無論如何讓我試著找些字來說說。

實際上,所有的罪都 共有一個重要的、闡述性的、共同的特質。因為呈現在每個其餘想像得到的罪之中的特質,在同性戀身份或同性戀行為中徹底缺乏,堅持把同性戀與每項其餘罪惡放 在同一個範疇中,或放在罪惡的範疇中,就像是把翅膀黏在豬的身上,然後堅持這樣的結果就屬於「鳥」的範疇。不是這樣。不可以是這樣。以後也不會這樣,永遠 不會。

在同性戀和這些一般 被以「罪惡」理解的行為之間,巨大的差異就是:沒有一種我可以犯的罪,是當我因為犯了這個罪,會讓我無法去愛或被愛。我可以犯謀殺罪,我可以犯偷竊罪,我 可以犯搶劫罪,我可以犯強暴罪,我可以喝到死,我可以做出任何可怕的事,沒有人可以宣稱我做可怕的事的本質,僅僅因為我在本性上無能給予或接受愛。

沒有人會告訴連續酗酒者,或暴食者,或通姦者,或任何一種罪人,停止經歷愛。但,那正是非常多基督徒堅持同志該做的。

當你告訴一個同性戀去「抗拒」身為同志,你真正告訴他們的、你真正意指的,是要他們獨身。

你真正和實際上在說的,是你要他們譴責他們自己,要他們過著缺乏持久的、羅曼蒂克的、伴侶對伴侶的一種愛的生活,可是,包括基督徒在內的所有人,都了解這正是人活著最棒的部分。

保持一個人,你的要求太多了。一個人活著。不可以握任何人的手。不可以在你的沙發上和任何人依偎在一起。在夜裡你快墜入夢鄉前,不可以摟抱任何人。不可以在早晨和任何人喝著咖啡閒聊。

不可以把你的生活和另一個人的生活連結在一起。在不知喜樂、分享、平安為何物的狀況下,渡過你的整個人生。

只要對愛說「不」。

一個人。一個人活著。一個人死去。

基督徒永遠在驅策同性戀者抵抗的「罪惡的試探」,是愛。

當然,這樣就可以做出耶穌最明確要求跟隨者給予他人的那一件事

Leave a Comment